特朗普“羟氯喹情节”始于福克斯报道?福克斯头条呼吁民众咨询医学意见回应总统“以身试药”

原标题:特朗普“羟氯喹情节”始于福克斯报道?福克斯头条呼吁民众咨询医学意见回应总统“以身试药”

当地时间5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餐饮行业高管共商如何应对疫情时,透露自己正在服用羟氯喹。图源:

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称正在服用抗疟药物羟氯喹以预防感染新冠病毒的说辞再度引发舆论哗然。

当地时间5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餐饮行业高管共商如何应对疫情时,向记者透露,自己服用羟氯奎宁已经有一个半星期,每天一片。

对此,《》19日刊发评论指出,如果特朗普真的在服药,他本该以一种循序渐进、谨慎的表达方式公布这个信息,同时强调指出药物可能给其他人带来的风险。毕竟,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曾警告,不要在医院和临床试验之外使用羟氯奎。

然而事实上,特朗普是突然将话题从对“吹哨人”,前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BARDA)局长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的指责中,转向自己在服药一事,“你会很惊讶地发现有很多人都在服用羟氯奎,尤其是抗疫一线的工作者,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服用(作为预防),我正好也在服用。”

由于布莱特此前曾称自己因批评特朗普鼓吹将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而遭到解雇,于是这番关于以身试药的“透露”听起来更像是为了“加码”对布莱特的批判。

“圆谎”也好,佐证也罢,同日白宫医生肖恩·康利(Sean Conley)发表声明称,他与特朗普讨论了服用该药物的利弊,最后他们认为利大于弊。

不过,声明未说明特朗普从何时开始服用该药物以及剂量,也没有说明是否是康利给他开了药。

这番突如其来的草率表述引发舆论质疑如潮,连常为他“背书”的福克斯新闻台也在网站头条发出“专家呼吁(如服药)先问问医学意见”的报道。

“你得和你的医生商量一下,再来决定这是不是对你来说最合适的药物。”福克斯新闻台医疗新闻特约撰稿人,医生珍妮特·内西尔瓦特(Janette Nesheiwat)警告指出,“这种药对有些人可能有效,甚至可能有救命之用,但并非对所有人都适用。”

范德堡医学中心传染病专家威廉姆·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进一步指出,“我当然不建议美国人问医生开羟氯喹预防新冠,其药效完全处于推测阶段。”

医疗保险委员会执行董事罗伯·戴维森(Rob Davidson)在推特上直接表示忽略特朗普,“没有任何证据表面该药有益,但却有证据说明其有害。特朗普需要为数万失去生命的美国人民负责,我们不要再(因为听信他)往上加数字了。”

福克斯新闻台主播内尔·卡乌托(Neil Cavuto)则在节目中“苦口婆心”,反复向观众强调,服用羟氯喹具有风险。

“总统一再称,不管对正在预防新冠肺炎,或是已患该病的人来说,羟氯喹都有着巨大的好处。但事情的真相是,如果说(服药)会失去什么的时候,根据研究,那些易感人群只会失去一样东西:就是他们的生命。”

卡乌托表示,“就连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也认为服用这种药物要非常谨慎,除非是在临床试验之中,并在安全、谨慎的监督下服用。我说这些话并非是要说明什么政治观点,而是在讲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所以请务必非常、非常小心。”

《》指出,事实上总统是以道听途说的方式得知羟氯喹的药效,吊诡的是其主要信源正是福克斯新闻台的报道以及嘉宾访谈。

3月16日,福克斯新闻台财经频道首次提到羟氯喹。彼时,医疗新闻特约撰稿人医生马克·西格尔( Marc Siegel)称,“说到治疗方案,瑞德西韦看起来很有希望,但你可能还不知道,韩国人试过抗疟药物羟氯喹,羟氯喹是我们用来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现在它们看起来很有潜力。”几个小时候,推特大V,特斯拉CEO马斯克转发了一条3天前的论文研究链接,文中提及羟氯喹可能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

当天晚上,上述论文的作者之一格雷戈里·里加诺(Gregory Rigano)出现在福克斯新闻台当红主播劳拉·英格拉姆的节目中,宣称,“羟氯喹可以彻底摆脱新冠病毒。”

然而颇为荒唐的是,格雷戈里是一名律师而不是医生,他是在一名眼科医生、科技投资人詹姆斯·托达罗(James Todaro)的帮助下写的论文。文章号称咨询了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意见,但斯坦福方面公开否认跟此论文有所关联。

3月中,福克斯新闻台的一名常驻嘉宾,医生·奥兹(Mehmet Oz)联系了特朗普的顾问提出了相似的观点。

3月17日,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英格拉姆的节目中呼吁大家冷静,“我们必须小心,劳拉,我们不能基于道听途说的报道就推断一种药即为有效,我指的就是羟氯喹,互联网上有很多关于它的讨论,但我们需要用科学的方式看待它。”

3月18日,里加诺又现身福克斯新闻台旗下的新闻评论节目“塔克·卡尔森今夜秀”(Tucker Carlson Tonight),与此同时,英格拉姆罔顾福奇的提醒,大肆在节目中宣扬羟氯喹。

于是,3月19日,福克斯新闻台的忠实观众特朗普第一次在新冠疫情白宫例行记者会上提到了这种药物。据《》统计,截至3月21日,福克斯新闻台及其商业频道共提到氯喹或者羟氯喹共176次。

事实上,羟氯喹此前被科学家证实对新冠病毒存在有效的“体外试验”结果,但“体外试验”是否能在患者体内环境中同样对新冠病毒产生有效抑制,一直是一个“谜”。

据中新社5月18日报道,中国临床多中心研究率先发现,与标准治疗相比,联合羟氯喹的治疗不能带来病毒转阴的额外获益,且存在一定几率的以消化道症状为主的不良事件。目前,该研究已在全球四大期刊之一的BMJ(British Medical Journal《英国医学杂志》)上发表。

对于特朗普而言,无论以身试药是否属实,“狼来了”的故事讲多了,终会耗尽民心。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