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桥福尔摩斯确定千年老桥前世今生 始建于北宋

泛黄的照片上,是一座横跨在河面上的小桥,河水清澈;里面的人依稀做清末民国初的打扮,桥上除了有六七个在观看拍照的人外,还有一人坐于桥栏支桌摆摊;

一头的桥堍有店肆,屋角向桥上挑出一盏夜间照明的风灯。另一头桥堍前有一间方形建筑。桥孔后面的临河屋前,还有一条长长的檐廊……

不能让古桥成为沧海遗珠。朱永宁决定干起福尔摩斯的工作,凭着种种蛛丝马迹,誓要找到古桥的真实身份。

今年65岁的朱永宁是个不折不扣的“宁波古桥痴”。他踏访了宁波近千余座古桥,大部分的古桥去了不止一次,桥的各种具体尺寸数据,不用翻阅资料,他张口就来。

根据朱永宁的判断,这张照片拍摄的场景不像是一般的村落,要么是在城中、要么就是乡下的一个市集;再看这河面,不算小了,旧时宁波城里的河都不宽。有几处宽的,如日湖、月湖附近,也没有与照片相符的条件。所以,他推断此桥应该建在乡下的某个市集里。

大致方向有了,只是旧时宁波乡下的市集依旧多如牛毛,范围还是挺大的。朱永宁决定换个角度,从这张照片的拍摄者入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

考虑到当时的中国很少有人会有照相机,流传至今的照片多是老外所摄。而老外拍的照片,虽然年代都非常久远了,但总算有一点规律可循。。“他们不会为了拍几张照片跑到乡下去,所以路过的可能性很大,极有可能这桥是建在塘河上。”朱永宁推测。

可是,宁波最主要的两条塘河,即东塘河和西塘河,在这里基本都可以排除。因为照片上两岸都没有塘河路,而且光照也不对。“东、西塘河是东西走向。根据光照,木栏栅上的光照这么斜,不可能朝东,应该是朝南的,是下午的阳光。所以这河流是南北流向。”

这又会是一条什么河?宁波地处江南水乡,旧时河道纵横,水网遍布,南北流向的河流依旧有好几条,上面的桥就更多了。这样看来,从光线角度来研究,又走入了一条死胡同。

朱永宁决定,还是从照片本身入手,看看有没有忽略的地方。好在照片像素还算可以。“我放大之后,看出栏上刻有桥名,是四个字的,但只能看出第一个字像‘古’。以‘古’字开头、四个字桥名的单孔石梁桥,宁波总共也没有几座。我一下子想到就是它了——古姜村桥!”

说起来,朱永宁可不止一次去过古姜村桥。他连忙翻出2008年时自己拍摄的照片,经过对比发现,照片里的建筑和桥的相对位置没变,桥后带檐廊的屋,有的虽已翻建过,不过临河模样仍旧。

可是,很快朱永宁又发现了一个问题:最主要的桥对不上了。“桥身不仅变得长了,而且左边的店肆也变成楼屋。”

细心的朱永宁又翻到当年在桥边拓印下来的一块残碑。根据这块立于民国十二年残碑上的记载,此桥从民国十二年(1923年)十二月批准改造,到十五年(1926年)十月完工,残碑上形容原桥狭隘“有将两旁船肋削小始可通行”,改建工程十分巨大,不单单是建桥,而且需要挖宽河道,将原沿河平屋改建为十一间楼屋。

“根据这块残碑我们知道,原先的老桥在九十年前就被拆除,重建后改石梁桥为石砌桥台水泥梁桥。造桥同时,河道也拓宽了,还将平屋改成楼屋,成了新照中的模样。如今的张村更是已经整体拆迁,只留下了古姜村桥和沙公祠。”朱永宁指了指最近新去拍到的古姜村桥照片,喟然长叹。

为了能够看得更加清楚些,年过半百的朱永宁还用上了新式武器:谷歌历史地图。他调出了张村古桥周围拆迁前后的卫星地图,基本可以判断出老照片中的桥就是现在的古姜村桥。

此外,古姜村桥在地理要素上也完全吻合,桥位于前塘河上,河道东南、西北流向。前塘河,起自宁波江东,止于横溪河头,弃船登陆,可至名刹金峨寺。至今发现老外拍的金峨寺旧影数量颇多,而从宁波至金峨寺,此处为必经之地。

如此,谜团终于揭开。将两张照片摆到一起,望着上面那口孤零零的古桥,不禁让人感慨时光斗转星移。百年过去了,物是人非,而古桥依旧静静地横跨在水面上,静默不语。

为什么它会有两个名字?鄞州区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主任谢国旗说:“原先住在这里的人大都姓姜,叫姜村桥。后来迁入了大批张姓村民,宁波话又‘张、姜’不分,在当时修桥时就命名为‘张村桥’。桥进行重修后,有人提出不应该忘记桥的老名字,于是一桥出现两名,一直沿用至今。”

像这样的双名桥,在宁波有十几座。鄞州区古林镇俞家村也有一座石桥,有“鼎新桥”和“同春桥”两个不同的名字。

这些古桥同桥不同名的原因,主要都是重建所致。老桥因为各种原因被拆了,后人在原来的地方造了新桥。为了记住老桥,同时又由于种种原因需要一个新的桥名,于是就把老的和新的桥名分别刻在两边的桥栏上。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