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土地兴为土地败普京在乌克兰攻城掠地的百年执念

就像国际互联网发展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一样,现代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到信息化社会。

信息化是全球化的基础。这个时代的竞争主题是天空,是电波和信号,是情报专利信息、科技与数据的竞争。谁占据了信息化的制高点,谁就是当今世界的王者。

工业化时代的竞争主题是海洋,国家竞争的主要内容是贸易、市场、海上航线、港口和资源等内容。谁控制了海洋,谁控制了资源,谁就控制了世界。

众所周知,在工业化时代之前,人类社会几千年,长期徘徊在农业农耕时代。前工业化时代的竞争主题是土地,国家竞争的主要内容是地盘、城市、关口等内容。谁控制了土地山川和重要关卡,谁就是那里的主宰。

有意思地是,上述三种形态,无论是社会形态或国家形态,都同时存在于今天的世界上。有的国家已经进入信息化,有的国家在补课工业化,而有的国家还滞留在农耕文明时代;有的人、有的国家,明明已经生活在信息化时代,但是他们的脑袋、他们的行为和信念,仍然拘束在早期工业化时代出不来,甚至还停留在前工业化时代–死抱着争夺地盘、攻城略地的执念,放不下。

5月2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俄院长瓦列里·佐尔金,认线世纪法国人绘制的地图,两人的研究结论是:历史上没有乌克兰。

普京说,“苏联创建了苏维埃时代的乌克兰,这一点众所周知。乌克兰国家的领土最初是波兰立陶宛联邦的一部分,后来又成为莫斯科公国的一部分。”

按照普京的认识能力与逻辑水平,现在苏联都不在了,苏联创造的乌克兰也不应该存在。既然乌克兰这片土地在苏联之前是属于沙皇的,那它现在就应该属于俄罗斯。

去年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普京在开战之初宣布的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是乌克兰“去纳粹化和去军事化”。

乌克兰不是一个独立国家,它在历史上、文化上都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俄罗斯不允许乌克兰加入西方阵营;

如今,在战争进入到第16个月的时候,普京的战争目标已经不可能实现,他当初说的那些理由也不成立。虽然通过截至目前的战争行动,俄罗斯军队占领了部分乌克兰的领土。

显然,普京对乌克兰非打不可的理由,不是他嘴上说的那些,而是为了夺取乌克兰的领土,为了普京自己的“大帝伟业”。

与俄罗斯历史上的那些已故大帝一样,普京的血液里流淌的,也是俄罗斯人已经传承了两百年的执念—对土地扩张、领土劫掠的渴望。

普京在2014年从乌克兰拿走了克里米亚半岛,但这远远不够,普京还想要乌东的顿巴斯地区,想要乌克兰拥有的亚速海西岸的全部领土。这样就能把亚速海变成俄罗斯人的“内湖”,还能为克里米亚半岛构筑一条连接俄罗斯本土的陆地走廊。

如果可能,普京想要整个乌克兰。普京想把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重新统一在俄罗斯的统治之下,恢复沙俄帝国时代的辉煌。

除了隔三差五地向乌克兰主要城市使用导弹和无人机发起远程袭击之外,俄乌两军保持接触的从北往南数百公里的战线上,俄军几乎全线处于防御状态。

从去年7月俄军攻占乌东卢甘斯克州全境之后,至今10个月过去了,除了俄罗斯瓦格纳雇佣军多次宣称攻占了巴赫穆特一个孤城之外,俄军在乌克兰没有占领任何一处标志性的军事要地。

说白了,在遭遇战争最初6个月(去年2月至7月)的重创之后,俄军已经不打了、不攻了。

这是俄军此后在去年9月至10月间,在乌克兰军队的反击之下,连续放弃乌克兰北部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南部赫尔松州首府赫尔松市及乌东重镇红利曼(也称莱曼)的根本原因。

5月28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称,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米哈伊尔·加卢津说,如果基辅重新承诺保持中立地位,承认“新的领土现实”,并宣布俄语为国语,俄乌冲突就可以得到解决。

这俄罗斯外交官表示,莫斯科确信:“只有在乌克兰武装部队停止敌对行动、西方停止武器运输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达成和平解决方案”。

他解释称,所谓乌克兰保持中立,是指乌克兰“拒绝加入北约和欧盟”;所谓承认“新的领土现实”,是指乌克兰要承认克里米亚和去年秋天通过“公投”加入俄罗斯的乌东4个州(卢甘茨克、顿涅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已经是俄罗斯领土。

虽然俄罗斯副外长开出的和谈、停火条件,纯属一厢情愿、漫天要价,但,可以肯定,这就是普京的意思。

早在去年10月,普京就签署法律,正式确认被俄军部分占领的乌东四州为俄罗斯领土。虽然从严格意义上说,俄罗斯军队并未完全占领上述四州中的任何一个。

对普京来说,俄军占领了的,是我的;俄军还没有占领的,只要是属于这四个州的土地和财产,包括核电站,也都是我的,统统是我的。

在普京的脑袋里,我占领了,就是我的,管它以前是谁的。你承认是我的,我就不打你了。否则,继续打,打上几十年。

可能会有网友说,普京打乌克兰,是为了对抗西方、对抗北约,不是为了占领几块乌克兰的土地。你这么说是错的。

现在,普京的想法,也是既成事实和接受现实的想法,就是把俄军已经占领的乌克兰领土,真正拿到自己手里,变成自己作为大帝的丰功伟绩。

再说一遍,领土,不断地扩张领土,是俄罗斯的百年传承和民族秉性,普京与沙俄历史上的那些沙皇并无不同。这是普京的宿命,也是俄罗斯人的悲剧命运所系。

归根结底,是因为俄罗斯在冷战结束后一直没有完成现代国家建设,一直没有完成国家体系和民族精神的现代化。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在精神上,仍然属于冷战前、甚至二战前的那个旧时代。

但是,遗憾,乌克兰没有选择与俄罗斯共享那个旧时代–前苏联时代、沙皇时代的历史记忆。因此,对于俄罗斯副外长开出的和谈条件,乌克兰方面进行了坚决拒绝。

报道称,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顾问米哈伊尔·波多利亚克宣布了基辅方面的谈判条件:所有俄军立即从乌克兰领土上撤出,“引渡战犯”,在俄罗斯领土上设立“缓冲区”,以及“自愿放弃俄罗斯在支持乌克兰的其他国家攫取的资产”。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战争除了是土地战争之外,还是一场关于沉沦与新生的生死之战。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